xxxDonexxx

自闭。

总是轻易的丢掉自己

然后也不急着找回

就好像他无关紧要一样

任他在外面捡垃圾吃

定格

你在我耳边对我低声说

说你希望此刻能够永远定格

但不能如愿因为刻薄是时间的性格

跳不出人间任恶魔玩弄我们命格

忍着泪 带着笑 牵着手 睡着觉 珍惜眼前

把这画面刻进回忆里 

以后即时走远也能回忆起 

也还能把你挂念即使 届时维系你我的联系

已经单薄如同斑驳的铁索桥

在风中摇摇欲坠 而当我昏昏欲睡  

驮着背 带着笑 背着手 含着药 闭上眼帘

播放回忆的画面 你的身影乍现  

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缱绻

说...

What keeps a platform alive: providers get recognition; consumers get interesting content.

小镇

这座小镇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但是好些年前闯进来

被期待着要从这里带走来过的证明

于是在这里苟活

"任务还没完成"的阴影总是笼罩着我

有的时候我有种融进这里的生活的错觉

认识了喜欢的人

也做了喜欢的事

但是回过神来

阴影还在头顶使我无法真正的畅快

这种压力有时使我去名为荒废的妓院里麻木自己

跳进那低俗的泥塘里扑腾个痛快

有时又使我向名为创作的教堂祈求灵魂的慰藉

借以那艺术云端抛下的药丸稳定自己

更多时候只能戴着自闭的面具

面具上画着能被一眼看透的表情

背后藏着凶残的刀

刀上沾染着暗中把自己肢解的血

因为终究还是要回归...

你能看见目的地就在前面了

但是走最后这段路也是你最疲惫的时候

别停下脚步

一旦坐下休息

再要站起来都觉得费力

孤身一个人在巴黎暴走的一天

一个声音说你慢点,看仔细一点

另一个声音说多看点,再多看一点

像极了过去考前复习的自己

大朵大朵的白云集结在天空

像很多艘船停泊在港口

我久久地望着窗外的它们

期盼有绳梯抛掷下来

拉我载上轻盈洁白的其中一艘

许久我竟睡了过去

待我醒来

它们已不知驶像何处

《Her》关于S"劈腿"

S同时爱上了好几百个人,T听后,崩溃。

但是S说,但这并不会减少我对你的爱啊。

T表示无法理解。

是啊,倘若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这腿劈得,简直比太平洋还宽阔。

人之所以痛恨被劈腿,因为人有占有欲,你爱我,你就得属于我一个。归根结底,"劈腿"是坏事源于人的局限性。因为倘若你爱我,又爱了其他人,你对我的爱就必定减少了。因为你的精力有限,并不能对多个人的感情同时做到周全完美地照顾;你的资源也有限,你把资源分给其他人了,我分到的就少了。少了,可能就不够了。

精力的有限,限制了人类的爱人能力。

但是S不是人啊,她是个人工智能,她确实能做到同时爱几百个人而且并不减少爱的深度...

最后能牢牢抓住人心的,肯定不是皮囊,而是皮囊之下的人格魅力。

她在白天尽情鲜亮

在晚间也倾力绽放

她知道时间紧俏

要活成美的景象

一种幸福的状态大概就是“心有所想,想有所成”。

别光复制,也要创造。

只想被喜欢,不想被嫌弃。

于是为了避免被嫌弃,只好连被喜欢的可能性也放弃。

错开

栽培的鲜花

让它在大前天绽放

所以现在萧瑟

涂抹的故事

给它穿诗歌的衣服

所以难明所以

动听的音符

把它埋另一个岛上

所以这里寂寥

漆黑的獠牙

放它咬漆黑的影子

所以笑得灿烂

这不古怪

只是错开

没有找到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所以只能做眼下的事情。

因为命运不可知,所以它并不能对未来的决策做出帮助,只能用来解释过去,人们常常依赖它来获取安抚。

There is a planet in your eye

I'd like to live there alone

But you've got two eyes

So I cut myself into halves

之前就觉得微信公众号很不友善,发出的内容都不允许修改。又不是杂志或者新闻,搞得这么严格。经常发完之后又发现排版问题或者错别字,然后不能修改。一些企业公众号你严格一点,我也没话说,我一个个人的自娱自乐的公众号,自己写手兼编辑又非盈利,让我改改怎么了?

然后今天“惊喜”地发现,居然让修改了。一次能修改五个字,而且每篇推文只能修改一次。这真的是“便利”啊。我立马回到过去修改了两个字。

微博好像也是不能修改,朋友圈也不能,这么说来,还是lofter给我的体验最好,啊,这里真的是自由的天堂!


回忆在脑子刻下记号

时间却把它变成气泡

眼前是无尽的阶梯

每级都不准我歇息

<Hang the DJ>黑镜第四集的一些个人理解

看完了黑镜第四集后,第一感觉,嗯,这一集有很多bug啊。

第一,打水漂每次都是四下,系统连人都能模拟,还不能把这个水漂模拟一个随机值吗?

第二,这个系统里,模拟出来的人却没有先前的记忆,都不记得来到模拟世界之前的事。男女主角居然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个。

第三,这个系统要匹配出来的是,能在1000次模拟中进行998次反抗的情侣。怎么说呢,反抗这事情,其实跟性格关系很大,就算相爱的两个人也可能因为性格原因而不敢反抗,而且也很有可能发现不了自己再模拟之中。而且啊,真的有唯一这么一说吗?我认为,如果拿一个人跟地球上所有人都做同样模拟,那998的肯定不只有那么一个人吧。...


She's got an eye of a planet

I'd like to live there alone

She's got a cheek of a street lamp

Its light spins like a windmill

She's got a smile of brambles

Twisted, dangerous yet appealing


This tattoo thing is a curse

I have got a friend who was head over heels for a girl. 

He fell for her so much that he devoted tremendous efforts to get her love. 

He even tattooed her initials and birthday across his chest. Unfortunately, that girl did not love him back. 

In fact, she already had a boyfriend without...

一栋建筑

先有人设计

后有人施工

再有人室内设计

再有人室内装修

再有人居住或工作

还有人攀爬挑战

也有人拍照留恋

或许还有人跳楼自杀

他跟朋友说

我想做建筑设计师

窗外亮昏黄路灯
鸣呼啸车声
刮冷冽寒风

帘内烛火久久不灭
思绪重重未解
睡意迟迟难眠

画给安静的人

诗给孤独的人

你们在哪里呀

2009年

一个同届老乡校友大二

在学校患病后抢救无效去世了

她的父母伤透了心

她母亲用她的名字注册了当时盛行的人人网

并加了她的很多同学和校友

阿姨时不时会在那个页面更新一些思念女儿的话语

或是搬运一些学校的照片

或是学生活动的照片

2017年

因为江歌的事

我又想起了这个校友和这位母亲

于是我登录了堪称古董的人人网

发现那个页面这些年来竟然一直在更新

其中有一条状态

更新于2016年11月

“人人网啊,再也看不见XX大学的学生发布的校园照片了,为什么呀?校园的学生们啊,你们在哪里呀?”


装眼睛的瓶子

房间里到处都是镜子

无论看向哪一面

都映出他丑陋的模样

他惊恐又娴熟地

从床底找出

一个玻璃瓶

并像昨天、前天和每天一样

把眼珠挖出来

放进瓶子里

然后摸索着

把瓶子摆放回

床底其他瓶子边

卖花的姑娘

街边卖花的小姑娘

嘴角带着微笑

目光撒向穿梭的人群

在她跟前

一张黑白格子的地摊上

摆放着几盆盛开的

不同颜色的花

这热闹的夜市

没几个人注意到

她身后的影子

踮起脚尖

安静起舞

六色花

你看到

他嘴上奸邪的笑

他背后藏着的刀

你举起长剑和火枪

信任和怜悯已埋葬

太阳在嘲笑

你看不到

你身后几只恶妖

把阴谋扎进你后脑

在你背后注入毒药

就像

你也看不到

他脚下

绽放

纯真的六色花

下一页
©xxxDonexxx | Powered by LOFTER